相关文章

北京大兴火灾:起于地下冷库 纪委介入调查

来源网址:http://m.sdxhylgc.com/

一场带走19人生命的火灾,让“工业大院”重回公众视线。这些改革开放之初兴起的“工业+生活”院落,曾一度是乡镇工业化的象征和骄傲。

但这种基于同业、同乡聚集且功能不断叠加的 “空间”,从根源上即难以实现有效管理,弊病频现,并渐渐成为城市前进的累赘,甚至是威胁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调查发现,“11·18火灾”所在的大兴区西红门镇“聚福缘公寓”,亦属此类大院。西红门镇曾计划于2017年彻底告别“工业大院”。该镇拥有“工业大院”27个,“水电气热等基础设施缺乏”,“平均一个企业存20处隐患点”。但过去,一个村里,工业大院贡献的纯税收一度达9000万元。

据西红门镇政府信息,在2010年时,当地即已提及工业大院的腾退工作。彼时,这项工作与“土地资源全面升级转型的新模式”同步,该新模式的核心,即政府牵头成立以各村为股东的资产投资公司,将集体土地作为资产装入进行运营。这也是目前北京周边村庄的普遍运营模式。

2016年末,西红门镇党委书记郑亚君接受媒体采访,谈到工业大院腾退中的难点,他称主要难在两方面:一是企业腾退后,往往也意味着这个企业不复存在。二是很多企业权责不清,有些甚至转租转包达7次,拆迁款分配引发问题较多。

2017年,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到,要“全面清理整治镇村产业小区和工业大院”。而在2016年末,各区分别发布了“2017年工业大院腾退计划”,其中通州宣布将实现全区告别工业大院,而大兴则宣布将西红门、黄村、瀛海拆除腾退完成。

昌平的计划似乎较为保守,其宣称将在2017年腾退工业大院5家,2020年50家清理完毕。

北京究竟曾有过多少工业大院?公开信息中,并不存在相应数据,也没有人曾系统地研究,或观察过这个带有时代特点的存在。但检索不难发现,过去多年来,工业大院始终出现在各种新闻的背景中,伴随着事故、悲伤……